2020.04.15
“问题冻肉”监管端口前移是关键

“问题冻肉”监管端口前移是关键

 今天

    期待有關部門在流通鏈條上多部署力量,別在我們吃到嘴裡的前一刻才發現,而是直接查到海關走私甚至相關犯罪團夥,這才是治理問題的根本。

    “經過清點,有上萬件肉類沒有符合規定的標識、進口肉制品無中文標簽、涉嫌走私,一部分肉類已經過期一年多,仍在封凍……”14日,經過數小時的清查盤點,四川成都郫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綜合執法大隊接到舉報,查獲瞭1萬餘件、超過200噸的疑似走私肉。

    最近一段時間,關於問題凍肉的新聞充斥著各大媒體,讓人大倒胃口,不寒而栗。不管怎麼稱呼,問題凍肉這一嚴峻的食品安全問題的確被擺上瞭臺面。筆者搜索瞭一下,發現這樣一篇新聞稿:《進口問題冷凍肉10餘年來一直存在:價格低得驚人》。比動輒“過保”兩三年的問題肉更嚴重的是問題色丁香十餘年來一直存在,比這更讓人寒心的,是這個消息去年就報道瞭。

    時間會讓“小鮮肉”變成“問題凍肉”,讓人食用後可能出現健康問題。而“10餘年來一直存在”“報道一年問題依舊”這樣的新聞,讓我們看到的卻是寶貝坐起來自己搖社會監管機制的“過期”和“過保”。連日來,經過媒體的連續曝光和跟蹤後,像“株洲某學校食堂查獲問題冷凍肉品”“湖北市場被查出5噸問題肉”“雲南銷毀600餘噸走私‘僵屍肉’”等新聞,總還是讓我們感到一絲慶幸——畢竟及時堵住瞭問題肉的銷售,避免瞭問題肉流進老百姓口中。但另一方面,回顧過去的新聞,比如“2012年7月,浙江省查獲未經檢驗檢疫、源自疫區等問題凍品556噸,罰沒上千萬元”,我們卻又不敢過分樂觀。當年那麼大的力度之下,三年之後,仍然問題遍地。這其實警示我們,抓好食品安全問題,一時一刻也不能懈怠,否則,執法稍有放松,問題就可能死灰復燃。

    問題凍肉的違法內容直接明瞭,不過是“冷凍肉保質期標準一片空白,入出庫數量與記錄不符的,來源及銷售去向不明的,編造、篡改相關記錄”等等。但這些都是表象的,我們更關心的是,除瞭過期四五年,這些違法活不收費的真人性視頻 動還有沒有更多的信息。畢竟,凍肉是已經過期之後,再跨境流入我國境內的。

    問題凍肉最大的問題不是時間問題,而是安全性問題,特別是檢驗檢疫方面的。也因此,我們期待有關部門的監管隨著流通鏈條前移,在流通鏈條上多部署力量,別在我們吃到嘴裡的前一刻才發現,而是直接查到海關走私甚至相關犯罪團夥,這才是治理問題的根本。

    本報特約評論員 周潛之